>

最后一课

- 编辑:管家婆资料大全管家 -

最后一课

图片 1

7个学生紧紧拉住吴老师的手。

图片 2

想着与孩子们分别,吴茗花流下了泪水。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6月23日,当记者视频连线远在重庆第三军医大学新桥医院等待第三次化疗的吴茗花时,消瘦的她嘴里哼唱着,坚强而乐观。

1988年出生于黔东南州一个普通农家的吴茗花,从小就有个梦想,就是让更多像她一样的贫苦孩子能走出大山。大学毕业后,原本进入公务员面试的她,毅然放弃在城里工作的机会,转而选择到碧江区桐木坪乡棉花坪教学点任教。

在三尺讲台上挥洒自己的青春与理想,是吴茗花最快乐的事。然而今年2月,她被检查出患上直肠癌,此时的她不担心自己的病情,最放心不下的却是她班上的7个孩子……

图片 3

吴茗花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能教一点是一点。

图片 4

从农村走出来的吴茗花十分了解山村孩子对知识的渴望。

家人搀扶着上“最后一课”

6月3日,星期五,天空下着连绵细雨。早上7点还没到,在碧江区大江坪的出租屋里,吴茗花便已经洗漱完毕,坐上了前往桐木坪乡的班车。

班车缓缓地行驶在乡间小路上,小鸟在树林边婉转地唱歌,芳香扑鼻的栀子花不断在眼前浮现。然而,吴茗花却显得有些沉重,一路上沉默不语,手绢被她紧紧拽在手里———从此以后,她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欣赏沿途的风景。

40多分钟后,班车抵达桐木坪乡棉花坪教学点,一座两层楼的砖房,前面围了一圈坝子。棉花坪教学点是个偏远村小,距桐木坪乡集镇有七八公里,共40余名学生,连校长在内共7名老师。

“平常学校临近上课前,总是一阵喧闹,在村口就能听到。”眼前宁静的校园,令吴茗花有些诧异。在家人的搀扶下,吴茗花快步向着她所教的三年级班教室走去,只见7个孩子整齐地端坐在各自的座位上。

“老师好!”一推开门,伴随着孩子们的问好声,吴茗花一下子别过头,强忍着眼眶里的泪水———当天,她要给孩子们上“最后一课”。

教室后边几排一向空着的板凳上,也坐满了人,有棉花坪教学点的校长,有学生们的家长,还有一些村民们。似乎感受到大家的关怀,吴茗花轻轻地擦拭了一下黑板,然后对着讲台下微微鞠了一躬。

“同学们,翻开课本第93页。”循着吴茗花的声音,端坐着的孩子们立刻乖乖翻开了课本,认真听讲起来。

由于长时间受病魔困扰,上课没多久,吴茗花便脸色苍白,难掩疲态,稍坐片刻才能缓过来。即便这样,吴茗花依然坚持要上完课。

终于,下课铃声响起,窗外的雨更大了。吴茗花站起来,脸色惨白,拿在手里的粉笔不住地颤抖,然后她头靠着墙壁,话也不说,只向孩子们做了一个手势,意思大概是“放学了,你们走吧!”

看着深爱的老师赶自己走,教室里的7个孩子慌了,“哇”的一声相继哭了起来,两个小女孩更是一把抱住了吴茗花,孩子们纷纷将提前写好的祝福卡片塞到她的手里。

“吴老师好好养病,我们都等着您……”看着学生们歪歪扭扭的字迹,以及用心折叠的心形折纸,吴茗花再也抑制不住,抱着孩子们嘤嘤地哭了起来。

“这个娃娃是没爹妈的孩子,跟着奶奶生活,平时最爱在学校跟我待在一起,而现在……”抚摸着一名学生的头,吴茗花说,她现在最担心的不是自己的病情,而是自己走了后,谁来教这7个孩子,城里的教师不愿意来这大山里教书,来了也留不住。

坦然对抗病魔渴望回归讲台

出生于大山里的吴茗花,自打懂事起便深知读书对山区孩子的影响,为此她努力学习。2009年,吴茗花考取了铜仁学院,成为该院初等教育系的一名学生。

2013年初,吴茗花的母亲因胃癌不幸去世,年迈的父亲受不了打击,一度卧床不起,还患了肝硬化。为了方便照顾父亲,坚强的吴茗花把父亲接到了铜仁,在学校边租了一间小屋子,课余时间就在奶茶店、学校食堂打工。

同年7月大学毕业后,她同时考上了公务员和教师,两者之间,她选择进入碧江区桐木坪乡棉花坪教学点任教。期间,她认识了同在乡村教书的杨远胜,志同道合的两个年轻人于今年年初在大江坪的出租屋内喜结良缘。没有房,没有车,更没有华丽的婚礼,两颗为乡村教育事业默默奉献的心温暖鼓舞着彼此。

天有不测风云。今年2月,长期吃饭不固定的吴茗花长时间便秘且肚子肿大,经铜仁市人民医院确诊为患了直肠癌。医生要求她立即入院治疗,吴茗花不得已中断了半个多月的教学,然而伤口刚刚愈合,她就偷偷返回学校,站在窗外看着孩子们上课。“我实在舍不得这些学生,当时我就想,不论病情怎样,我一定要返回学校上课,因为讲台是我梦开始的地方。”

棉花坪教学点校长田峻说,吴茗花从教3年来爱岗敬业,不少老师想方设法进城,她却毫不动心。

“亲爱的吴老师,你一定要坚强!”“你一定要战胜病魔,陪伴在我们的身边。”孩子们鼓励的话语给她带来了无限力量。

如今,吴茗花已经转院到重庆第三军医大学新桥医院进行治疗。“主治医师说,要得到彻底的治疗,

要么花费至少50万元进行化疗;要么吃进口药,每次化疗药费大概8万余元。我哪有那么多钱治病?还是有多少钱就吃多少药吧。现在我唯一的愿望就是,生命的最后时刻不是躺在冰冷的医院病床,而是在三尺讲台上度过。”吴茗花说。

无论病情如何发展,吴茗花坦然面对,依旧与病魔顽强抗争着,只为回到她深爱的三尺讲台上!山里的孩子们也翘首企盼着他们的吴老师早日归来!

目前,不少老师、学生及村民都向吴茗花伸出了援助之手,碧江区教育局在全区范围内发出倡议,请大家共同为吴茗花老师给予关怀。(吴茗花丈夫杨远胜联系电话:18385976600;中国建设银行:6217007180002710454,户名:吴茗花。)

本文由环球财经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最后一课